镜·神所未至(章02)

*主伞修all叶倾向预警

*少量原创人物预警

*角色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2-1


苏沐橙是晚饭后才从嘉世主城里溜出来的,到达兴欣小店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她穿着和邱非一样的深色斗篷,把面容藏在风帽的阴影之下。


这个时间还不该叶修接班,他在门外抽着烟等人,然后直接从后门带到自己的房间。


员工的房间相对客房要狭小许多,唯一一间大一些的被改成套房,住着老板娘和唐柔两个姑娘。叶修现在住的这间以前做过仓库,角落里还有一些不常用的货物堆在那里。叶修就从那一堆修理武器常用的零件里翻出一个布包,看形状里面约莫是一个盒子。...


+

镜·神所未至(章01)

*主伞修all叶倾向预警

*少量原创人物预警

*角色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依旧是杀梗复健,第二章才有伞哥出场就先不打tag了


1-1


荣耀大陆的危险程度和物种丰富程度成正比,偏偏危险的四野八荒里藏着许多中庭没有的资源,这使得千百年来佣兵这种职业始终火热,从业人数居高不下,近几百年还有许多做大的成了战队,在中庭的边沿建起自己的主城。


陈果睡觉前还是下楼看了一眼,像她这种综合性的旅店在中庭的边界不知有多少,为落单的佣兵或者小型的团队提供住宿和补给。这种店二十四小时开门的不多,不过半夜有人开门也会迎人进来。不过一来陈果这间店算是规模比较大的,二来嘉...

+

镜·神所未至(序章)

*主伞修all叶倾向预警

*少量原创人物预警

*角色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依旧是杀梗复健,第二章才有伞哥出场就先不打tag了


0-1

迷识海外面重兵把守已经超过一个月的时间,早晨九点,约定换值的时间。训练有素的家兵开始进行交接,他们带着不同的家徽却默契十足,一时间大殿外只有脚步声和盔甲摩擦碰撞的声音。


门口有一位高大的男人负手而立,刚刚三十岁的年纪,手边没有拿武器,气势却是威严压人。


叶荀走过去行礼,称呼他为,“张叔父。”


这是由叶家守卫的第三天,前两次叶荀还跟着叶父前来,今天,就只有他自己。


迷识海...

+

新鬼

好久,没写字了杀梗复健

思路混乱,ooc

假装是个大号段子好了


苏沐秋死了。


没有一点征兆,的,前一天夜里他还在全息网游里面约好了第二天的副本,一觉醒来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猪队友。


年轻的时候他很喜欢键盘游戏,做了很多年游戏测试员。后来年纪大一些手速跟不上了,又在全息网游里凭借多年的经验意识,虐杀大片小年轻。


为什么说全息是世纪中叶最伟大的发明呢?就是因为伴随着网络与电子设备长大的一批人,再怎么苍老,也不会像上两代人一样,退休以后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下棋打牌。


苏沐秋顺着忘川旁的小道慢悠悠往前走,不小心就迎着...

+

躺平,吃下这个cp

+

稍微说点什么

我记得小的时候每年都在等春晚,等魔术的神秘,等掌声小品的开怀一笑,等唱歌跳舞的大姐姐们漂亮的裙子。那时候我还很小,大部分东西还看不明白,但是那么多声光电的东西五颜六色拼在一起,足够让人目不暇接。

后来我长大了,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丰富,当某一年的冬天,我突然不再为这场演出惊艳的时候,我就在想,春晚怎么了?却忘了问自己为什么。

我们的科技社会思想进步得太快,可是人的思维更容易停留在年轻时的世界,不是春晚越来越腐朽,而是看透腐朽的人越来越多。怪只怪我们走的太快,超过了平均的步伐。现在的它,就像是一锅汤,取了长白山的老参加着上好的食材文火慢炖三个半小时,结果临上桌的时候被邻居家...

+

致直男癌


你不高大也不帅气,做学生的时候没有令人侧目的成绩,走到社会上也是一样,你不聪明也没有魄力,除了父母和牌友并没有人真正相信你口中的怀才不遇。每一个城市乡镇农村都有无数和你一样的人,媒人口中的老实人,当然你知道自己并非如旁人口中一样没有自己的想法,只是堕于迷茫的现实没有勇气打破现在已有的一切。


如果是在欠发达地区,你也许会很早结婚。当然,你并不爱自己的妻子,你们之间甚至未曾熟悉,结婚之后你会到遥远的地方去打工,带着遥不可及的发财梦做好最艰苦的准备,但你不会让新婚的妻子和自己一起,一来你不希望自己不够了解的妻子去接触外面纷杂而繁华的世界,二来你认为妻子的存在应该是照顾家里帮你侍奉你...

+

夭寿啦,暖暖自己都开始吐糟游光长廊了

+

一点假想关于服装企业与未来与互联网+

在未来服装会形成一个大型的经济体,与目前的经济体有所不同的,架构在数字网络之上的综合经济体。随着人们日常审美的提高,追求个性的一代人也逐渐拥有了购买力,未来将会有一个服装企业综合涵盖多种服装风格。网络连通面辅料生产和加工的公司及工厂,每一种面料,从纺织到印染都可以接受服装设计师和花型设计师的预定,设计师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了解面料,版师也可以直观的了解面料的性质——这是一件服装能够成功的基础。未来的超级服装公司首先要有一个面向公众的平台,平台上的每一个会员都可以看到服装的布料印染效果以及参与的设计人员,甚至可以买到面辅料进行DIY。每个人都可以申请成为设计师,审核通过之后可以与同样权限的设计师进行...

+

折琴向晚【戚顾】【生子】

大纲文,生子预警,第三人角度预警

这样算下来基本全文都是预警了_(:з)∠)_


1

乐坊的规矩与旁的坊间相同,尽管是晚间的生意入夜之后坊市的大门还是要锁上的,留下过夜的恩客只能等清晨大门打开之后才能离去。


乐籍中人往往之让人看见逍遥的一面,故而很少有恩客想到她们所受到的约束较常人更甚。

无非是讨口生活罢了。


2

婉儿姑娘是乐坊中的红人。


恩客们口中她是头牌,乐坊各处的头牌中只有她是纯粹的乐伎。伎字与妓字之间,可不是只有写法的差距,即便是同样的才名卓重,前者却不用拿自己的身体去讨生活。


只是这种幸运...

+

(all叶 古风)元治八年夏【04】

*架空古风清水暧昧向


*AU,occ神马的_(:з」∠)_很严重


*因为是古风,枪系被强行歪曲成弓弩


每一个不同的势力群体都会有一条不同的信息渠道,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凡是能够叫得响名号的地方信息的收集整理传送都很成章法。


兴欣不是轮回上京的必经之路,轮回的别院也不在这附近,但是喻文州这样提醒过叶修,那就证明轮回的人十有八九会来,至于是敌是友叶修还不知道。自从轮回新上位的小城主让张益玮在自己手上输到心服口服,轮回就也像蓝雨一样成为一个政权和江湖势力合一的地方。叶修曾经让嘉世的人去打探过,可惜没带回什么有用的消息,只报上...

+

(all叶 古风)元治八年夏【03】

*架空古风清水暧昧向


*AU,occ神马的_(:з」∠)_很严重


*因为是古风,枪系被强行歪曲成弓弩


当熟悉的铜铃声伴随着马车夫停车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叶修就知道自己料想的没错,打发了黄少天才一天的时间喻文州就来了。


蓝雨的铜铃声还算是有些名气,基本上有过一些江湖阅历的人都是听过的,而这些人里只有一个人出门从不是自己骑马,那就是蓝雨的城主喻文州。


喻文州此人表象总是比较和善,江湖上有名的温润如玉,当然,身边的朋友们都是知道的,这人表现的有多彬彬有礼腹黑程度就有多高了。这些陈果是无从得知的,老板娘心中的江湖基本都是茶楼里的说书先生道听途说添...

+

(all叶 古风)元治八年夏【02】

*架空古风清水暧昧向


*AU,occ神马的_(:з」∠)_很严重


*因为是古风,枪系被强行歪曲成弓弩


肖时钦回到房内的时候和往常一样随意脱下外袍换上平日的衣着,他在军中呆惯了一时间适应不了这种飘飘欲仙的宽袍大袖。只是几年前曾经看到那个人,月白长衫迎风而立,才会在接到调令的时候有意识的惊喜,于是肖时钦来到京城,在雷霆他是守城主将来到占星阁却要学会如何用自己的一身武功融入祭典。


他在占星阁错过了叶秋,但他不相信叶秋会放弃嘉世。


换了衣物差人收拾妥当,肖时钦拐进内室却发现有一个人,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随便拿了本书在看。以肖时钦的武功这么近的...

+

第一次如此希望改编剧能够不要这么贴合原著(ಥ_ಥ)看小说的时候虐成傻逼,没想到电视剧居然还用回忆杀补刀(´இ皿இ`)一口老血

+

(all叶古风)元治八年夏【01】

*架空古风清水暧昧向


*AU,occ神马的_(:з」∠)_很严重


*因为是古风,枪系被强行歪曲成弓弩


兴欣从来都不是个安生的地方。


临近京城人来人往鱼龙混杂的地方,能混下去的人大多是精明的,要眼光毒辣才能混的如鱼得水。叶修刚来做跑堂的时候陈果其实是想要拒绝的,看他打扮大约是个书生又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若是不小心招惹到不该招惹的人,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是一来看他无处可去可怜,二来店里确实是缺人,陈果犹豫了一下,还是把人留下了。...

+

(all叶古风)元治八年夏(序章)

*架空古风清水暧昧向


*AU,occ神马的_(:з」∠)_很严重


*因为是古风,枪系被强行歪曲成弓弩


我朋友的朋友给我的朋友讲过一个故事,故事里的人我至今没能忘记。那个年代值得很多人去缅怀,史官叫它荣耀之战。


那是发生在很多年前的事。


故事开始的时间是元治八年,那是一个被后来的历朝历代都写在史书上反复警示的年号,黄帝暴戾贪官横行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因为天灾人祸流离失所的灾民在京城再被皇城的禁卫军坑杀,这时礼部的官员居然要求占星阁的神官们在夏祭的时候只要出假的神迹为昏君歌功颂德。


官员为了自己的仕途着想无可厚非,可占星阁虽...

+

吴邪的十年像是一个不停攀登,向着天空修建一座高塔的孩子,也许他自己清楚很危险但绝不会停下来,但他没有走进那扇门而且小哥打开门,走出来。这一瞬间高塔上的天空被屋檐遮盖,高塔不再是必须搭建的阶梯而是遮风避雨的港湾,那上面的天空就已经不重要。


就像许多年过去了,当年期待的终极也已经变成淡然一笑。


他说,“你老了。”


光阴不复,各自珍惜。


_任我醉倒在池边: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

十年已逝,麒麟归来。

最后的结局,就是如此平和。平和到赚足了我的眼泪。

实话,我入盗墓坑不久,才半年吧。但是在碰到这个坑之前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会陷的如此之深,爱的如此之切。

很庆幸...

+

抱歉占tag

我们所看重的那个世界,三叔才是造物主,没有人会有比他更深厚的感情,稻米骂三叔就有种骂老天爷的感觉_(:_」∠)_好吧,我大天朝古往今来一直有骂老天爷的习惯,我还是淡定吧

但是不管怎样,三叔永远都是盗笔的神,这一点没有人有权反驳

大丞子_噗叽君:

别人家爱豆有人黑,不怕,人家粉丝战斗力高。三叔被人黑,那就是一窝蜂的了,谁逮谁踩。三叔又不是编剧,三叔又不是导演,三叔又不是化妆师,你们凭什么黑三叔,剧是三叔的礼物,不喜欢礼物就要骂送礼的人吗,你妈妈没教你要讲礼貌吗。心疼三胖,三叔我爱你一辈子,永不脱粉



+

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同人出现ooc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不同的人对于同一事件的分析就会导致不一样的性格分析_(:_」∠)_但是,本来就是同人如果AU再加上比较明显的ooc那就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了→_→真心不是想写原耽又懒得起名字么?

= ̄ω ̄=能够让你提笔写下同人的角色应该是在心里十分喜欢的吧?那就要爱护他,不要为了夺人眼球把他搞得面目全非呀≧﹏≦有的时候真想问一下同人作者,翻一下原著再看看同人→_→你认识自己笔下这二货吗

+

服装设计的孩子表示


为毛所有人听到以后不管男女老少第一反应就是那你给我做件衣服呗,服装设计真的不是裁缝呀,我们自己的衣服也不是自己做的呀,在学校大部分时间是在学理论和画图啊_(:з」∠)_不是美术生还要成天在宿舍补画画


学了服装色彩学也不能穿成花蝴蝶出来不是?学了服装史也不能穿成维多利亚女王一样出来不是?学了服装流行学也不能把秀场上千奇百怪的衣服穿着上街不是?(╯‵□′)╯︵┻━┻


我真的不能把隔壁退休多年接孙子放学的奶奶打扮年轻啊,最多只能让人看起来精神,我真的不能让楼上腰围三尺半的阿姨看起来有身材呀,最多只能看起来比实际瘦一点,不要再为难我了,我只是个孩子,臣妾做不到呀。...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番外3

几度红尘梦落花

养成一个习惯需要二十一天,那忘掉一个习惯需要多久?

在楚子航的记忆里路明非睡觉是很沉的,具体能够到什么地步呢?大概就是在同住一间宿舍的情况下晚上偷偷吃点豆腐都没有问题。这大概也就是还在卡塞尔的时候楚子航主动要求和以后普通人参加任务的福利。

但是现在呢?

哨兵的宿舍大多都有白噪音干扰器,像楚子航这样的军官直接就是住在静室,外面的风吹草动根本就不会传进来。就在这样的房间里路明非也根本睡不踏实,每天晚上都会被惊醒好几次甚至是十几次,楚子航在他身边除了心疼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半年的时间已经让他的警惕性高到这种地步了吗?

楚子航抱着刚刚惊醒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又躺回来的路明非...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番外2

夜深云雨落花凉

路明非醒来的时候时候还是有点头晕,第一次用精神力攻击有点不知道轻重,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有点头重脚轻了。

话说……

嗷~~~!现在自己已经是师兄的向导了,虽然只是精神结合,不过,嗯,当着这么多人跟师兄亲吻实在太耻了,感觉连去靶场的勇气都没有了。

路明非抱着枕头在在被子里滚了两圈,嗯,师兄的味道,星星眼。师兄的味道?路明非这才终于清醒过来,自己这是在师兄的宿舍里,师兄的床位上,把床单弄得这么乱应该没有问题吧?现在还能铺平到原始状态吗?

话说,师兄居然没有把自己送到向导那边的宿舍去。正在一边纠结的路明非听到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要喝水吗?”路明非迷迷蒙蒙点头,然后一...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番外1

春心蝶梦菩提换

——————01

路明非醒过来的时候有一点蒙似乎不是高天原,也不是绘梨衣选的情人旅馆。不是很软,但很特别,似乎是带着一种特别熟悉的味道。

床铺怎么可能会带着味道呢?

路明非表示,一定是座头鲸让自己穿透视装跳舞的决定打击太大,都出现幻觉了。

还是好好休息一下有限的脑细胞的好。


——————02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床上的触感不大对,为毛有点热?

以及……为毛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师兄的脸?

路明非觉得虽然做过数睫毛这种傻事,不过谁来给他讲一下为什么一觉醒来会在师兄的怀里?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他们只是因为罢工困在芝加哥火车站了?

那就是说高天原这么...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七章

路明非在医院住了半个月的时间。

他入院的时候是一个奄奄一息没什么生命体征的小向导,出院的时候却是生龙活虎上蹿下跳的,呃……已结合向导。

灵蛇接触到这件事的哨兵都表示,君焰,果然是个够神奇的军队。

为什么有人连住在医院里的向导都能够忍心下手呢?然后他们看到偶尔出来到楼道里的楚子航,精雕细琢的眉眼零下二十度的表情。好吧,现在知道是谁了。

君焰的指挥官,刚刚晋升的最年轻的准将。

而现在这个传说中指挥和单人战斗力都爆表的哨兵在做什么呢?飞快地削完一个苹果,然后一边聊天一边喂给即将出院的向导。医院里围观的众哨兵表示,到底是谁传出来君焰的长官是个冷冰冰的面瘫的,这明明是个学变脸的艺术工作者。...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六章

楚子航到灵蛇的时候没有遇见多少阻拦。

如果忽略机场那帮正在找急忙慌往这边赶的,还有医院底下正趴着的那群的话。

路明非的病房很好找,楚子航的直觉会告诉自己路明非在哪里。夜晚的医院灯光已经调到很暗了,而路明非的病房里还是灯火通明。亚纪坐在那里,显然是在等待楚子航。

“他说,他们都死了。”亚纪没有回头,话确实对刚到门口的楚子航说的。

楚子航没有回答,虽然他知道亚纪口中的人是谁。

他只想好好看路明非一眼,仔仔细细地描摹下他的轮廓眉眼,这一次,要把路明非完全镌刻到骨血里,无论过过久,无论他走远到什么地方去,总要能够找到他的位置。

路明非已经变得很瘦弱,入院后应该已经是被小心打理过了,依然能看...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五章

开春之后再过一些时间就是变异兽群的回迁,没有迁徙那么大的攻击性,所以一般军区也只是防范为主。只要不作出攻击人类的行为,人类和动物还是可以和平相处的,哪怕是已经变异的野兽。

君焰边境依然和兽群迁徙的路线接壤,所以从迁徙即将开始的时候边境就加强了巡逻守卫,距离迁徙路线太近的居民也被暂时安置了一些。

楚子航后来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晚饭过后驱车到丛里附近边境走一圈。

他和路明非的精神结合是自然消散的,就在亚纪通过精神世界告诉他运送东西的危险性之后没多久。楚子航没有感受到路明非很激烈的情绪波动,所以他就坚信当时的路明非已经想到了能够对抗危险的办法。

将近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楚子航依然坚信着路明非...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四章

楚子航是在医院看到亚纪的。

上次看到她的时候还是在诺顿战役备战的时候,她作为灵蛇部分支援指挥叶胜的向导来到君焰。楚子航没有太多的印象,可约摸还是记得的。那时的亚纪穿着一身洁白的军装,肩上落着一只凤尾蝶,行事细心在人员安排和周转路线上自成一套。

楚子航没有想过时隔不久再看到她会是在医院的病房里,苍白,脆弱,真的就像是夏末的蝴蝶。

“叶胜死了。”亚纪说。

她的眼角还是红红的,但是没有眼泪落下来。失去哨兵的向导可以脆弱,但失去战友的军人不可以。所以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楚子航叫来。

楚子航知道出事了。

在看到亚纪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他只是不知道事态严重到什么地步。最一开始的时候路明非叶胜一...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三章

楚子航的吻从眉眼一点点向下,落到喉结上的时候路明非终于再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但这里是办公室,师兄的办公室。

军区刚刚进行过迁移,很多指示需要下达很多任务需要部署很多下情需要汇报,这种情况下最为君焰的最高指挥官,楚子航的办公室随时都可能会有人敲门,而现在,他们却在以这种姿势紧密贴合在一起。

路明非觉得自己必须要从楚子航的环抱里挣脱出来,可就在这个时候楚子航低头在他的锁骨上轻轻舔了一下,这一下让路明非的腿都软了。

空气中开始有一些味道飘散。

那是午后阳光下暖暖的风,带着樱花飘落的味道。

路明非信息素的味道。

好吧,路明非告诉自己既然可以及时行乐就不要过苦行僧的日子,自己的哨兵就在眼前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二章

唇齿相依的感觉有的时候不是为了宣泄感情,只是寻找着一种安全感,恋人就在身边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套用在路明非和楚子航的身上会更加明显一些,因为他们是军人,军人要随时准备着为祖国献上自己年轻的生命。

楚子航不怕死,他是一匹孤狼怎么会怕死,但是他害怕路明非会死去。

就便是现在,他已经和路明非精神结合过而且每次相拥都会感觉到连结变得更加牢固,但他还是会时常想起当年的路明非。在中学时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尽量隐去自己存在感的路明非,在卡塞尔时满脸写着我只是来打游戏混日子的路明非,架起枪蛰伏起来眼神却发亮的路明非。

最初的路明非真的是像一个误入狼群的小白兔,只有仔细接触之后才知道,原来他其实是只比卡丘来的。...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一章

路明非呆在军队里的时间很快就要到第五个年头了。

一般的向导如果始终保持着未结合的状态势必不会在军队里耗这么长时间的,军队里的哨兵是不很多,但是向导更少,就算是根据供求关系都不会长期保持未结合状态。再说,在大背景的人口比例之下,军队里的哨兵数量已经算是很多的了。

长期处于未结合的向导不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相反是目标太明确,确定了某个人,或者确定了不会就这么把自己定在军队里。

路明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应该属于前者。

在以往的很长时间里,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会一直保持未结合向导的身份,知道危急或者退役。但是他又不会很快退役,路明非觉得父母给他选择卡塞尔军校就是希望他能够到部队去,就算不能有所建...

+

© 寒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