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儿的小裙子做成书签啦,希望女儿不要嫌弃我的手残

+

新鬼

好久,没写字了杀梗复健

思路混乱,ooc

假装是个大号段子好了


苏沐秋死了。


没有一点征兆,的,前一天夜里他还在全息网游里面约好了第二天的副本,一觉醒来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猪队友。


年轻的时候他很喜欢键盘游戏,做了很多年游戏测试员。后来年纪大一些手速跟不上了,又在全息网游里凭借多年的经验意识,虐杀大片小年轻。


为什么说全息是世纪中叶最伟大的发明呢?就是因为伴随着网络与电子设备长大的一批人,再怎么苍老,也不会像上两代人一样,退休以后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下棋打牌。


苏沐秋顺着忘川旁的小道慢悠悠往前走,不小心就迎着...

+

躺平,吃下这个cp

+

稍微说点什么

我记得小的时候每年都在等春晚,等魔术的神秘,等掌声小品的开怀一笑,等唱歌跳舞的大姐姐们漂亮的裙子。那时候我还很小,大部分东西还看不明白,但是那么多声光电的东西五颜六色拼在一起,足够让人目不暇接。

后来我长大了,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丰富,当某一年的冬天,我突然不再为这场演出惊艳的时候,我就在想,春晚怎么了?却忘了问自己为什么。

我们的科技社会思想进步得太快,可是人的思维更容易停留在年轻时的世界,不是春晚越来越腐朽,而是看透腐朽的人越来越多。怪只怪我们走的太快,超过了平均的步伐。现在的它,就像是一锅汤,取了长白山的老参加着上好的食材文火慢炖三个半小时,结果临上桌的时候被邻居家...

+

致直男癌


你不高大也不帅气,做学生的时候没有令人侧目的成绩,走到社会上也是一样,你不聪明也没有魄力,除了父母和牌友并没有人真正相信你口中的怀才不遇。每一个城市乡镇农村都有无数和你一样的人,媒人口中的老实人,当然你知道自己并非如旁人口中一样没有自己的想法,只是堕于迷茫的现实没有勇气打破现在已有的一切。


如果是在欠发达地区,你也许会很早结婚。当然,你并不爱自己的妻子,你们之间甚至未曾熟悉,结婚之后你会到遥远的地方去打工,带着遥不可及的发财梦做好最艰苦的准备,但你不会让新婚的妻子和自己一起,一来你不希望自己不够了解的妻子去接触外面纷杂而繁华的世界,二来你认为妻子的存在应该是照顾家里帮你侍奉你...

+

夭寿啦,暖暖自己都开始吐糟游光长廊了

+

一点假想关于服装企业与未来与互联网+

在未来服装会形成一个大型的经济体,与目前的经济体有所不同的,架构在数字网络之上的综合经济体。随着人们日常审美的提高,追求个性的一代人也逐渐拥有了购买力,未来将会有一个服装企业综合涵盖多种服装风格。网络连通面辅料生产和加工的公司及工厂,每一种面料,从纺织到印染都可以接受服装设计师和花型设计师的预定,设计师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了解面料,版师也可以直观的了解面料的性质——这是一件服装能够成功的基础。未来的超级服装公司首先要有一个面向公众的平台,平台上的每一个会员都可以看到服装的布料印染效果以及参与的设计人员,甚至可以买到面辅料进行DIY。每个人都可以申请成为设计师,审核通过之后可以与同样权限的设计师进行...

+

折琴向晚【戚顾】【生子】

大纲文,生子预警,第三人角度预警

这样算下来基本全文都是预警了_(:з)∠)_


1

乐坊的规矩与旁的坊间相同,尽管是晚间的生意入夜之后坊市的大门还是要锁上的,留下过夜的恩客只能等清晨大门打开之后才能离去。


乐籍中人往往之让人看见逍遥的一面,故而很少有恩客想到她们所受到的约束较常人更甚。

无非是讨口生活罢了。


2

婉儿姑娘是乐坊中的红人。


恩客们口中她是头牌,乐坊各处的头牌中只有她是纯粹的乐伎。伎字与妓字之间,可不是只有写法的差距,即便是同样的才名卓重,前者却不用拿自己的身体去讨生活。


只是这种幸运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番外3

几度红尘梦落花

养成一个习惯需要二十一天,那忘掉一个习惯需要多久?

在楚子航的记忆里路明非睡觉是很沉的,具体能够到什么地步呢?大概就是在同住一间宿舍的情况下晚上偷偷吃点豆腐都没有问题。这大概也就是还在卡塞尔的时候楚子航主动要求和以后普通人参加任务的福利。

但是现在呢?

哨兵的宿舍大多都有白噪音干扰器,像楚子航这样的军官直接就是住在静室,外面的风吹草动根本就不会传进来。就在这样的房间里路明非也根本睡不踏实,每天晚上都会被惊醒好几次甚至是十几次,楚子航在他身边除了心疼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半年的时间已经让他的警惕性高到这种地步了吗?

楚子航抱着刚刚惊醒发现自己是躺在床上又躺回来的路明非...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番外2

夜深云雨落花凉

路明非醒来的时候时候还是有点头晕,第一次用精神力攻击有点不知道轻重,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有点头重脚轻了。

话说……

嗷~~~!现在自己已经是师兄的向导了,虽然只是精神结合,不过,嗯,当着这么多人跟师兄亲吻实在太耻了,感觉连去靶场的勇气都没有了。

路明非抱着枕头在在被子里滚了两圈,嗯,师兄的味道,星星眼。师兄的味道?路明非这才终于清醒过来,自己这是在师兄的宿舍里,师兄的床位上,把床单弄得这么乱应该没有问题吧?现在还能铺平到原始状态吗?

话说,师兄居然没有把自己送到向导那边的宿舍去。正在一边纠结的路明非听到旁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要喝水吗?”路明非迷迷蒙蒙点头,然后一...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番外1

春心蝶梦菩提换

——————01

路明非醒过来的时候有一点蒙似乎不是高天原,也不是绘梨衣选的情人旅馆。不是很软,但很特别,似乎是带着一种特别熟悉的味道。

床铺怎么可能会带着味道呢?

路明非表示,一定是座头鲸让自己穿透视装跳舞的决定打击太大,都出现幻觉了。

还是好好休息一下有限的脑细胞的好。


——————02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床上的触感不大对,为毛有点热?

以及……为毛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师兄的脸?

路明非觉得虽然做过数睫毛这种傻事,不过谁来给他讲一下为什么一觉醒来会在师兄的怀里?难道之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他们只是因为罢工困在芝加哥火车站了?

那就是说高天原这么...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七章

路明非在医院住了半个月的时间。

他入院的时候是一个奄奄一息没什么生命体征的小向导,出院的时候却是生龙活虎上蹿下跳的,呃……已结合向导。

灵蛇接触到这件事的哨兵都表示,君焰,果然是个够神奇的军队。

为什么有人连住在医院里的向导都能够忍心下手呢?然后他们看到偶尔出来到楼道里的楚子航,精雕细琢的眉眼零下二十度的表情。好吧,现在知道是谁了。

君焰的指挥官,刚刚晋升的最年轻的准将。

而现在这个传说中指挥和单人战斗力都爆表的哨兵在做什么呢?飞快地削完一个苹果,然后一边聊天一边喂给即将出院的向导。医院里围观的众哨兵表示,到底是谁传出来君焰的长官是个冷冰冰的面瘫的,这明明是个学变脸的艺术工作者。...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六章

楚子航到灵蛇的时候没有遇见多少阻拦。

如果忽略机场那帮正在找急忙慌往这边赶的,还有医院底下正趴着的那群的话。

路明非的病房很好找,楚子航的直觉会告诉自己路明非在哪里。夜晚的医院灯光已经调到很暗了,而路明非的病房里还是灯火通明。亚纪坐在那里,显然是在等待楚子航。

“他说,他们都死了。”亚纪没有回头,话确实对刚到门口的楚子航说的。

楚子航没有回答,虽然他知道亚纪口中的人是谁。

他只想好好看路明非一眼,仔仔细细地描摹下他的轮廓眉眼,这一次,要把路明非完全镌刻到骨血里,无论过过久,无论他走远到什么地方去,总要能够找到他的位置。

路明非已经变得很瘦弱,入院后应该已经是被小心打理过了,依然能看...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五章

开春之后再过一些时间就是变异兽群的回迁,没有迁徙那么大的攻击性,所以一般军区也只是防范为主。只要不作出攻击人类的行为,人类和动物还是可以和平相处的,哪怕是已经变异的野兽。

君焰边境依然和兽群迁徙的路线接壤,所以从迁徙即将开始的时候边境就加强了巡逻守卫,距离迁徙路线太近的居民也被暂时安置了一些。

楚子航后来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晚饭过后驱车到丛里附近边境走一圈。

他和路明非的精神结合是自然消散的,就在亚纪通过精神世界告诉他运送东西的危险性之后没多久。楚子航没有感受到路明非很激烈的情绪波动,所以他就坚信当时的路明非已经想到了能够对抗危险的办法。

将近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楚子航依然坚信着路明非...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四章

楚子航是在医院看到亚纪的。

上次看到她的时候还是在诺顿战役备战的时候,她作为灵蛇部分支援指挥叶胜的向导来到君焰。楚子航没有太多的印象,可约摸还是记得的。那时的亚纪穿着一身洁白的军装,肩上落着一只凤尾蝶,行事细心在人员安排和周转路线上自成一套。

楚子航没有想过时隔不久再看到她会是在医院的病房里,苍白,脆弱,真的就像是夏末的蝴蝶。

“叶胜死了。”亚纪说。

她的眼角还是红红的,但是没有眼泪落下来。失去哨兵的向导可以脆弱,但失去战友的军人不可以。所以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楚子航叫来。

楚子航知道出事了。

在看到亚纪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他只是不知道事态严重到什么地步。最一开始的时候路明非叶胜一...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三章

楚子航的吻从眉眼一点点向下,落到喉结上的时候路明非终于再找不回自己的声音。

但这里是办公室,师兄的办公室。

军区刚刚进行过迁移,很多指示需要下达很多任务需要部署很多下情需要汇报,这种情况下最为君焰的最高指挥官,楚子航的办公室随时都可能会有人敲门,而现在,他们却在以这种姿势紧密贴合在一起。

路明非觉得自己必须要从楚子航的环抱里挣脱出来,可就在这个时候楚子航低头在他的锁骨上轻轻舔了一下,这一下让路明非的腿都软了。

空气中开始有一些味道飘散。

那是午后阳光下暖暖的风,带着樱花飘落的味道。

路明非信息素的味道。

好吧,路明非告诉自己既然可以及时行乐就不要过苦行僧的日子,自己的哨兵就在眼前...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二章

唇齿相依的感觉有的时候不是为了宣泄感情,只是寻找着一种安全感,恋人就在身边的安全感,这种感觉套用在路明非和楚子航的身上会更加明显一些,因为他们是军人,军人要随时准备着为祖国献上自己年轻的生命。

楚子航不怕死,他是一匹孤狼怎么会怕死,但是他害怕路明非会死去。

就便是现在,他已经和路明非精神结合过而且每次相拥都会感觉到连结变得更加牢固,但他还是会时常想起当年的路明非。在中学时坐在教室的角落里尽量隐去自己存在感的路明非,在卡塞尔时满脸写着我只是来打游戏混日子的路明非,架起枪蛰伏起来眼神却发亮的路明非。

最初的路明非真的是像一个误入狼群的小白兔,只有仔细接触之后才知道,原来他其实是只比卡丘来的。...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一章

路明非呆在军队里的时间很快就要到第五个年头了。

一般的向导如果始终保持着未结合的状态势必不会在军队里耗这么长时间的,军队里的哨兵是不很多,但是向导更少,就算是根据供求关系都不会长期保持未结合状态。再说,在大背景的人口比例之下,军队里的哨兵数量已经算是很多的了。

长期处于未结合的向导不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目标,相反是目标太明确,确定了某个人,或者确定了不会就这么把自己定在军队里。

路明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应该属于前者。

在以往的很长时间里,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会一直保持未结合向导的身份,知道危急或者退役。但是他又不会很快退役,路明非觉得父母给他选择卡塞尔军校就是希望他能够到部队去,就算不能有所建...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五十章

变异兽潮迁徙过后接下来就是军区调令,每年在这个时间都是军区互迁的时间,在休养生息之前完成搬迁转移,具体转移方位要根据不同军区民众与军队的伤亡情况来定。

君焰要交换的局域是灵蛇,同样位于前线地区,只是对敌面更多一些,对于兽潮的影响就会少很多。

调令里的安排是路明非和零带着先遣部队提前赶往灵蛇交界,灵蛇与君焰的交界完成之后大部队才开拔,奔向各自领域。楚子航本来的安排是苏茜和零作为先遣军的指挥提前赶往灵蛇,然而他和路明非的结合迟迟没有得到批复,就没有更改上面安排的理由。

两个刚刚精神结合不久的人就要这么分离。

虽然也就十天半个月的时间,但是人总是这样,没有过多联系的时候无所谓别离,可一旦尝试...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四十九章

路明非迷迷蒙蒙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有哪里不对,介于身体的疲惫和大脑的开机未完成着实反应了一些时间,然后才终于想到,天亮了。

???天已经大亮了!

路明非马上翻身确认了一下时间,最终不得不确认自己已经成功地完全错过早晨的出操。

顺带的还有早饭。

所以说生物钟什么的其实就是个BUG,就是因为师兄的生物钟走得太精确才会导致宿舍里的闹钟都不响。

你说起床号集合令?哨兵军官住的静室里面怎么会有那种东西,窗户里面抽成真空,门也做过特殊处理,和外界交流的除了通讯设备就只有门铃了好吧。

所以说……师兄的宿舍?

这下路明非才终于清醒过来。

等待着大脑重启的时间慢慢坐起身来靠在床头,现在他的思绪乱得像...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四十八章

协商的结果显而易见,虽然不至于让对方丧权辱国割地赔款,但福利总是少不了的,毕竟我方是战胜国,尤其是在对方要动什么小动作又被识破的境况下。

但是异议又很难提出,毕竟向导路明非是脱力被抱出去的,至于为什么不是卫兵而是被指挥官抱出去,这个问题就深刻了,容后再议。

抱着路明非出去的指挥官楚子航脸色也非常难看,这是所有媒体有目共睹的。

至于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方才出了什么意外没有人知道。

毕竟这种协议商定和签署时全程保密的,媒体最多也就是能够知道商定人员消耗时间和一个很概括的结果,倒是有一些哨兵记者打算用敏锐的五感窃听一下,但是会议室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以往除了静室还没有这种状况发生。

当然,...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四十七章

在最初的时间里,很多人都以为哨兵和向导结合后的力量就像是一加一等于二,直到很多年之后,一些精神力比较高的哨兵向导结合在一起,专家们才得出结论,这是指数函数的算法。

路明非和楚子航的精神力都是在档案上纪录清楚,团队协作也是有目共睹的,这两个人结合后的力量想必可想而知。

楚子航终于放开路明非的唇舌的时候看到他的两颊微醺,身体也软软地缩在自己的怀里,于是就顺道又很是迅速地啃了一口。很美味,楚子航表示,而且这种美味从今以后将为自己所有。这种认知让他的心情很愉悦,连带的连对方的阴谋都觉得可以从轻处理。

当然了,虽然坐在楚子航对面的是敌军的指挥官,虽然在不久之前的战争中他们两个还可以对发生的一切全权...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四十六章

如果没有战争,我们会在哪里?

路明非觉得命运有时候太无聊了就喜欢整出一些奇怪的缘分,俗称狗血。就像起承转合,就像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如果没有这些莫名的狗血,这个世界上的色彩也许会单调许多。

就像自己的父母投身科研,按照故事里的写法应该有一个天才儿子,大约就是那种人还没成年博士都已经毕业,小小年纪家里堆着不计其数的证书和专利,考试前用来顶礼膜拜的那种人。而事实上自己却是一个没有丝毫存在感的吊尾生,连进入卡塞尔军校都需要走后门。而师兄的父亲是商人,而且是那种有头有脸的富豪,这种人的儿子按理说应该是泡妹子开跑车,年纪差不多了出国镀一趟金,回国以后借着经验和人脉开始叱咤风云的。而师兄却选择了卡塞尔,...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章四十五

如果命运是把他们绑缚在一起的枷锁,那路明非甘愿被囚禁一辈子。

路明非以为自己会犹豫很久,然而在楚子航手中的笔落地的一瞬间他就已经冲了过去。

敌人的计谋有些阴毒。当然就是自诩礼仪之邦的天朝也不会在战术中君子,古人有言“兵无常形,以诡诈为道”。我方虽然不会做出如此为人不齿的安排,但军事计谋上,肯定是绝不会仁义道德心慈手软的。

对面安排了十二个向导。

都是已结合的向导,精神力也不算很高,都是在B级和C级。当然,在一般军区里面这已经算是比较好的精神力等级了,临时从各地抽调已结合向导本就有点大张旗鼓,路明非方才大概分辨了一下这十二个人应该是临时起意拼凑出来的,有的精神结合还比较松动很可能只是随便...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四十四章

楚子航终于是等到了自己所期盼的那场意外,事实上他并没有等待多长时间,只是事后想起来的时候他宁愿自己一直等待着,等待很长时间也无所谓。

诺顿战役给君焰带来不小的损失,损失足以让核算账务的组长好几天哭丧着脸。好吧,其实他只是习惯性抠门。

楚子航不在乎这些损失,毕竟他是作为大少爷养大的。

路明非也不在乎这些损失,因为他始终相信君焰会赢,君焰的损失越大越可以多向敌方勒索赔偿。路明非觉得君焰的损失还不够严重。

敌方损失更为惨重,只是他们战败,还有砸锅卖铁,为了不割地就只能赔款。

虽然没人知道为什么迁徙的变异兽群会如此热衷于践踏敌方的指挥部,但是显然所有人都愉快地表示乐见其成。路明非隐约猜出来一...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四十三章

“想知道路明非的申请书为什么没有批复下来?”陈墨瞳说。

楚子航看了看对面带着耳机在游戏里打得正嗨的路明非,对着话筒开口,“你说。”

“婚介所那边是记考核的,路明非的报告肯定是交上去了,不过肯定不是小弟自己交上去的吧。他看起来冲动,但是遇事由于不至于头脑发热就提交这种东西,这么想赢过凯撒?”

楚子航皱眉,“说重点。”

“你知道小弟他的父母是做什么的吗?”

“路明非自己也没有记忆,我查到他们是做研究,不是军工但是被军部的人带走的,至于是研究什么还查不出来。”

“当然不可能查出来,当年他们参与的可是双S级任务,但是最后有没有出来结果还不知道。只知道所有人都死了,带着他们的研究,而销毁这一...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四十二章

小右划拉两下差不多也就消停了,在楚子航的办公桌前溜达了两圈然后自行消失。楚子航看时间差不多也就放下手里的资料,关上电脑出去,一推门就听见外面叫了一声。戳在门口发呆的路明非就被这么拍在了门板上。

楚子航看着门口的路明非,感觉小右的直觉太准,看来精神向导的直觉感知果然好用。

对面的路明非被盯得怪怪的,只好开口打破气氛,“啊师兄,我就是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过来问一下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饭,师兄你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啊,看来下次敲门一定要眼明手快,稍微慢一点就容易被毁容你说是不是?”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楚子航说。路明非的精神力不集中,但也不至于连时间都弄错的地步吧。

“不是说下午茶吗?镰鼬那边就有...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四十一章

芬格尔看到村雨这个ID的时候明显激动了下,不是惊喜是惊讶。

果不其然,没过两分钟下面就又跟了一个帖子“我出5000块”但随机他又在下面接到“赌路明非不会跟那个杀胚”。跟帖的ID是狄克推多。

芬格尔挑挑眉。

就知道,不管楚子航要做什么,发什么帖子,老大都要跟着唱反调,这在卡塞尔几乎尽人皆知。芬格尔知道这些的时候他还是大四的学长,路明非和楚子航也只不过是大一刚入学的新人,就算是风头正劲也到不了他的头上。而且接下来不久他就直接到部队了。

当年的芬格尔怎么都想不到,这两个风头正劲的年轻人其中有一个将会成为自己的上司。

哎,早知今日,当年就应该做一个无私奉献帮助新人的好学长。

办公室的门被敲...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四十章

路明非走在一片冰原上。

四下望去,没有起伏没有边际,就像是一个无始无终的世界。路明非茫然地往前走,他有一种直觉,只要往前走就一定能找到离开这里的契机。

前面是一座冰台。

路明非感觉方才还没有见到,这座冰台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路鸣泽。

任何不科学的世界都可以直接嫁接在路鸣泽织的梦里,因为他自己都是一个不科学的存在,尽管路明非根本没有见过他。而这个不科学的人正抱着手炉坐在冰台上,穿着深驼色的大衣,围巾很长,在脖子上绕了两圈还能够迎风招展。

“有没有想念我呢?哥哥,上次见面你还是睡在楚子航的宿舍里呢。”

路明非想了想,自己到楚子航的宿舍里借网,然后偷偷潜入师兄的精神世界,结果师兄的...

+

龙族架空向同人 战非罪-第三十九章

战争在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结束。

路明非站起来的时候几乎脱力,而楚子航就站在他的身后。他用自己的精神力去引导迁徙的变异兽群,那些毫无章法的发狂的野兽居然在他的梳理下没造成什么损失就穿越了君焰关系的区域,跑到敌军地盘上去横冲直撞。

酒德麻衣是在兽潮过去三天走的,在此之前她找到了顶级的酒店套件,躺在舒舒服服的泡泡浴里观察着君焰军队的近况。

战争的决定权在路明非手上,老板说的没有错。

尽管那个衰仔现在应该被锁在宿舍里喝令好好休息。

老板的精神域可以伸展在全球的任何一个地方,前提是老板已经不知摸索过多少年了,在她被老板带回去之前他就已经到了几乎纯熟的地步,由此可见路明非的掌握速度其实很可观的...

+

© 寒鸦 | Powered by LOFTER